二号煤矿秦振铭散文:橘子味的夏天
发布时间:2023-08-16 11:01:50 来源: 作者: 点击:

路过每个城镇,你从远方赶来。望着那星辰坠落凡间,带来橘子味的海。

雨是夏天的象征,一次又一次洗净世间的浮沉。雨后,微风轻拂,金灿灿的阳光脱去外衣,懒洋洋的投向了大地。站在姥姥家土窑的房顶上,我蘸着夕阳,享受着这橘子味的夏天。

小时候,姥姥家院子里还有一片地,种着我的童年。樱桃熟了摘樱桃,葡萄熟了摘葡萄,哦,还有李子,桃子,辣椒,茄子,韭菜,丝瓜等等,这小小的院子就仿佛一个百宝袋。基本每到放暑假我都会去姥姥家,在我的印象里,有蔬菜水果到收获的时候了,姥姥姥爷就会把每一家人都叫过来摘着吃,一大帮子人或多或少都会分到一点。但院里没有橘子树,我是喜欢吃橘子的,总是缠着姥姥问:“姥姥,可不可以在院子里种橘子树啊?可不可以少养点花来种橘子啊?”姥姥每次刚开始总是说:“嘿呦,那不敢那不敢,花多好看啊。”最后兴是经不住我的纠缠还是改口道:“好好好,听我娃的。”我就知道姥姥最疼我了,所以每一个夏天放暑假来到姥姥家时,我都多了一个任务,看看我的橘子树种了吗。

一眨眼,姥姥家的院子已经几次翻修和重建了,我却迟迟没有看到我的橘子树。但我还是会不厌其烦的问姥姥,姥姥也总是会笑呵呵的回答我,这种交流好像已经成了我和姥姥生活的一部分,日子也仿佛一直会这样无忧无虑的过下去。但我知道的,姥爷的身体不是很好了。那是我第一次上到土窑的房顶上,以前家里人不让我上去,怕危险,怕我摔下来,但这次我上去了,每一个台阶都很高,爬起来很费力,一阶一阶的我很小心。我们上去拍了一张全家福,亲戚们都来了,姥爷坐在正中间,笑得很开心,我们也跟着笑,时间也就在这一声快门中,被永久的定格。后来有一天,雨后夕阳的余晖透过窗子散落到了屋子里来,姥姥突然拉着我到房顶上去,拽了拽我,笑盈盈地说:“你看这天,红的一片黄的一片,多好看?”是啊,太阳似乎是喝醉了,脸红红的在云中跳舞,就像对世界的一个热吻,天空都害羞了。此时的我,总觉得这一幕应该刻在脑子里,总觉得时间应该停下来慢些走了。我的姥姥没有什么文化,但此时她却超过了诗人和作家,“嘿呦,娃呀,你看这天上它像不像一颗熟透的橘子啊,你说,它得多甜呐!”

姥爷离开了,姥姥也不再上房顶看风景了,每次见到姥姥的时候都是在房间里呆坐着。跟姥姥聊会天,没一会她就开始哭了,还说为什么不能陪着姥爷一块走呢,说有时候她真的也很想一走了之。我不愿看到姥姥这个样子,想着扶她到院子里转一转,结果还没多久便甩开我自己回去了。这时候我才突然觉得,可能姥爷走的那个晚上,姥姥的心也跟着一块去,风风雨雨几十年,枕边突然少了一个人,这是何等的孤独啊。

姥姥去陪爷爷了。在最后的这段时光里,姥姥见我连名字都已经记不得,但还是走到平时藏糖的柜子旁,伸出手,打开柜子,可惜的是里面早就空了,然后扭过头向我露出了一个窘迫的笑容:“这里面没糖了呀,没有了,娃。”是啊,这里面没糖了,以后都没糖了。曾经认为通向房顶的阶梯很高,现在也能一步跨两个,只是站在房顶的我,身边已经没有姥姥的陪伴,也没有那个说橘子甜的人了。曾经的少年长大,现在再站在房顶看夕阳才知道,原来有的橘子看着鲜艳,吃起来竟然这么的酸,这么的涩啊。

雨后的地面是一片又一片的小水滩,映着夕阳,连成一片橘子味的海。我啊,如果我还有那份勇气的话,多想在刚才的雨中漫步,试图对命运进行抗争。就好像总是在怕,怕会着凉、怕衣服不好洗、怕别人的眼光、怕这雨水太脏,明明这雨并非污秽,却总是在逃离。我啊,如果我有那份勇气的话该多好啊。承受着暴雨的狰狞,感受着渐停的柔情,享受着这夏天生活的酸酸甜甜,就像那橘子一样,甘甜又带点青涩。

友情链接:

版权所有:开元体育平台(中国)股份有限公司官网(黄陵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)
地址:陕西省黄陵县店头镇   邮编:727307 技术支持:黄陵矿业信息中心
Copyright(C)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   E-mail:txzx@hlkyjt.com.cn

陕公网安备 61063202000102号   陕ICP备案05006082号-1